中考淘汰50%,高考又淘汰50%,只有鸡娃才能缓解焦虑

在读今天这篇文章之前,先看两个问题。

第一题:聊天中的zzp到底指什么?


第二题是阅读理解:

“鸡了这么多年,我家的小青蛙总算长成人工牛了,还是英奥混血的。不过还是比不上同班的天牛,不用老母亲操心就能自鸡”

这句话中“鸡”、“蛙”、“人工牛”、“天牛”到底是什么意思?

疯狂的中国鸡娃大战,家长和鸡娃都陷入了焦虑边缘。

一边是快被逼疯的孩子。

上海市5岁小孩为了升小学,准备了15页简历——不仅能背诵100多首古诗,英语书年阅读量达500本,还精通围棋、足球、钢琴、绘画等多项艺术。


另一边是负债百万的家长。

有的家长为了儿子读小学,买学区房,咬牙借了100多万,再贴上卖房的钱,勉强换了一套房子。

又为了让儿子能进入好的中学,补习班一个也不落下,养娃六年,负债超过200万。


为了鸡娃,中国家长拼了!

1  鸡娃,究竟能“鸡”到什么程度?

所谓鸡娃,不是小鸡仔,而是指用打鸡血的方式教育小孩。
“鸡”从名词变成了动词,在鸡娃的世界里,教育切换为“军备竞赛”模式——技能,越多越好。
 
鸡娃的世界,有一套堪比饭圈的江湖黑话。

理解鸡娃的第一步,就是破译这些只有资深鸡妈、鸡爸们才懂的暗号。

在鸡娃的鄙视链里,孩子被分为各种等级:渣娃<
普娃<素鸡<牛娃。

其次,想要把鸡娃顺利送入重点学校,还必须熟练掌握代号:

总之,不懂这些鸡娃黑话,你都不好意思在家长群聊天。
 作为鸡娃,该学的要学,要紧追“大部队”。 拿注重应试教育的荤鸡来说,娃的能力需要根据英语、奥数的成绩进行量化。
各种数学杯赛被叫停之后,怎么让自己的孩子在一堆简历中“鹤立鸡群”呢?
有人想到了英语。 2016年,全国只有2万人报名KET\PET考试,那时,说起“PET”,绝大部分人只会联想到英文单词“宠物”。
而去年,已经突破了15万人。

中国家长为了争抢剑桥英语考试的报名名额,除了把报名网站挤瘫痪,没报上名的家长,索性带着孩子奔向全国跨省参加考试。
报名日这天,所到之处,寸草不生。

今年,由于疫情的影响,原本上半年的考试取消了,考生们不单止搞垮了报名系统,顺便把肯德基的点餐系统也瘫痪。

考试爆火,让课外班的门槛一下提高了好几个段位。
上个月,央视新闻就曝光过一个培训机构,想要报名成功,学生必须通过整整三轮的“学习诊断”的选拔考试。



这些鸡娃的家长互相交流经验,关注着谁家的孩子会被录取到最高班型。
央视评价道:其火热程度甚至远远超过了任何一场校内考试。 
 就是这样一场测试难度极高的考试,鸡娃家长们不仅毫无怨言,还定着闹钟抢名额。

培训机构的话术很诱人,公立学校减负,学生考试成绩的区分度不大,这些成绩便可以作为依据。

只要鸡娃们参加的“选拔”越多,
拿到的证书等级越高,被点招“上岸”的可能性也就越大。
 作为鸡娃,态度上也必须严阵以待。
有人抛出了自己的鸡娃电子课表,从早上7点到晚上10点,被安排的满满当当,一个鸡娃,强度堪比996。
 Python 、C++、剑桥通用英语、主持人……总之只要能考级、只要能为孩子的简历背书,就要搞起!
什么是2021年正处在风口上的校外培训热点呢? 
——“少儿思维训练”。

“未来的文盲,就是现在不懂编程的小孩。”、“乔布斯11岁学编程,成为一代传奇。”


少儿编程课有多火爆,鸡娃的家长们就有多焦虑。

养大一个鸡娃,就要消灭一个百万富翁

让孩子成为鸡娃,目的只有一个——升入名校

比如,在北京鸡娃最疯狂的海淀黄庄,所有家长都削尖了脑袋,只为了孩子能挤进海淀区的六所公立中学。

因为“海淀六小强”几乎承包了海淀区 90% 以上的高分段和清北名额。

举个例子,2020 年,人大附中面向海淀全区以登记入学的方式仅招收 80 人,但问题是,这一年海淀区的小学毕业生约为 2.7 万人。

2.7万人招收80人,鸡娃的家长们还坐得住吗?


这些“兴趣班”不只消耗家长时间精力,而且一个比一个贵。

在全国养娃成本最高的10座城市里,北上广深均在200万元以上,第十位的长春也要121.5万元,而当地平均薪酬还不到7千元。

难怪会有人说,“养大一个娃,就要消灭一个百万富翁”。



而学区房,让“鸡娃”的父母们看懂了世界的参差。 

2020年,上海房价整体上涨约6%-10%左右,浦东部分学区房涨幅达到50%多,疯狂炒作的前滩板块更是一骑绝尘。

深圳的学区房涨幅领跑全国,学区房突破天花板。

深圳福田区一套44㎡的学区房以1420万成交,一平高达32万,这一单价堪比陆家嘴黄浦江边的汤臣一品。

房龄已经超过25年,是典型的“老破小”,即便如此,也不妨碍其频出“天价”?——深圳的学区房,2020年最高涨幅达67%。

在浙江绍兴市区,面积仅50平的房子,里面更是破烂不堪,部分甚至已经倒塌。

可就因为是鲁小一中的学区,这套房子报价高达220万。



而北京的学区房,价格一直坚挺。海淀区的学区房大批都已经超越了2017年调控的高点。

北京学区新政后,优质学区房不跌反涨,一夜上涨40万!


原因很简单,学区房代表的是优质教育资源的定价。

只要教育选择权利与房子绑定,教育资源差异明显,学区房的价格依然会涨。

在面对要不要买学区房的时候,所有理性的分析都开始没用,脑子里唯独想的就是如何买一套更好点的学区房,让小孩可以读的好一点。

鸡娃之战,对于家长们来说,就是一场财力的PK战。

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储殷在一次演讲中有一句大胆吐槽,或许可以说明问题:“教育是最好的避孕药”。 


全民鸡娃战背后,能“鸡”出多少天才?

打鸡血,到底能“鸡”出多少天才,谁也不敢保证。

但刀哥觉得,鸡娃的出现,却让稳步推进的义务教育变了味道。

以前,拼音是上小学之后才需要学习的东西,现在,学校老师默认孩子都会,拼音变成了必须提前掌握的工具。

以前,小学才需要学英语,现在孩子4岁词汇量只有1500就要被鄙视。


在恶性循环下,很多学校的老师公然在课内“甩课”,跳过基础直接晋级,逼家长不得不报校外机构,甚至有老师会暗示家长去给孩子报名。

甚至把批改作业都全部推在了家长身上。

有位江苏的爸爸在社交平台发布视频中愤怒感慨:“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?”


有一位海淀妈妈跟刀哥爆料,就连留作业还要讨好老师。

“只有那些跟老师关系好的家长,老师才会给孩子留作业,在群里不搞好关系,不管孩子,老师连作业都不给留。”

为了鸡娃,家长们只能自鸡。


这样的生态倒逼家长们不断“加码”。

你的孩子晚上10点睡,我的孩子11点睡;你上2个补习班,我上4个;

你的提前学1遍,我要提前学3遍;你刷100道题熟练掌握,我就要刷成“一看就会、一做就对”的生理反应……

 


鸡娃并不一定能鸡出天才,但却激出了中国家长关于时间、财力、名校的焦虑。


结 语:

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教育花费最贵的地区,据统计,超过三分之一的家长已经把全部时间都花费在孩子身上。

就算这样,但中国父母依然担心自己做得不够。

为什么少儿编程、早教开发越来越火爆?——因为绝不能让鸡娃输在起跑线上。

为什么倾家荡产也要有套学区房?——因为鸡娃的“名校背书”最重要。

为什么量子波动阅读那么明显的“智商税”可以大行其道?——因为鸡娃课程表越来越满,5分钟看完10万字的书就能比别人更快一步。


总有家长想退出这场耗时耗力的烧钱大战。

但每到这个时候,也总有更多的家长站出来说:孩子不想学,你就让她不学了吗?那家长的价值发挥在哪里呢?不就是孩子想放弃的时候,去推一把鼓励一下吗?

功利的教育,焦虑的家长,受伤的孩子,最终没有赢家。

“童年已经不重要了,鸡娃不一定能赢,但我的孩子,绝不能输。”




  • 爱学习的PAPA发表于2021-05-11 15:32:47